相关文章

《对话》走进杭州动漫节 作家论战阿凡达设计师

(本期节目将于2010年5月9日21:55在CCTV财经频道播出)

浪漫天堂、创意圣地,这是杭州最新的城市名片,2010年春天的寒意在杭州被兴旺的人气驱散,第六届中国国际动漫节从4月28日拉开帷幕。中央电视台《对话》栏目也走进国际动漫节,录制《寻找中国动漫世界语》,美国3D巨制《阿凡达》主创人员、中国动漫制作公司、著名作家麦家做客本次节目。

在节目录制过程中,几位名家针对一个长期以来一直被提起的问题“动漫作品是否能够做到寓教于乐”再次发表了不同见解。

著名作家麦家:“我觉得这个问题是一个中国式的问题,我想表达的内容某种意义上来说,和我追求的效果之间,有时候不是那么对等。某种意义上说,对我们中国这个电视上来说,有的节目是不能播的。因为我家里有一个小孩今年12岁,我这些年是断断续续,没刻意的看动画片,但是跟着他看了很多。我觉得中国的动画片出现了两极分化,一部分是我们电视台自己录制、配制的,包括我们央视也做了一些,我觉得它可能教育的意义有点夸大了,相对的说它的视觉效果、故事情节或者娱乐效果、可看效果差了一点。还有一部分是大量的民营公司的制作的,这些公司制作的动画片中又过分的油滑、过分的追求了娱乐的效果,在传达主题方面不庄重,我们不说它不严肃,我觉得所有的艺术作品应该是温暖人心的,这是所有的文学、艺术作品要达到的目的。因为人生有很悲苦的一面,现实世界里有很残酷的一面,文学作品,所有的艺术作品都是温暖的,激励人向更好的生活努力,有更大的信心去克服人生当中应该遇到的一些困难。我觉得可能很多民营公司做的,我觉得它正面的或者说引导的功能差了一点,这种文化产品是有重塑人或者重塑民族性格,这么一个潜在的任务在里面的,你过分的抛弃了正面的引导,尤其是一些孩子,我觉得这是一个问题。我非常希望中国的动漫事业、动画产业能够有一个相对来说,还是要寓教于乐的作品。”

《阿凡达》造型师九度•谢尔:“我想你说寓教于乐,我觉得我们有一个叫芝麻街的作品,这个作品已经有几十年的历史了,是60年代末的时候做的一个作品,这个作品不仅是能够教育孩子,还能够同时教育成年人,我不知道我刚才说的这个作品有没有,也许没有翻译过来,也许翻译过来不准确,但是我们是有这样的方式去确保寓教于乐。”

《阿凡达》概念设计师 狄伦•科尔:“他说的那个作品我是知道的,我是看着它长大的。还是回到我们动漫世界中来,你看到一些很著名的作品,都是不仅好看地而且它能够带给人一种非常正确的,非常好的一种观念、一种信息。我同时也发现,其实人们应该说比较抵制暴力,是否寓教于乐的东西就不应该有暴力呢?我觉得也未必,因为有的时候一些负面的东西在作品中也是好的,因为你不可能忽略世界的阴暗的一面,当然不是告诉孩子怎么变坏,而是让孩子更加全面的认识这个世界,你说的寓教于乐是完全可以的,本身我们也有很多这方面的作品。”

《功夫熊猫》导演鲁道夫:“就动漫产业来说,我注意到有一种倾向,在中国好像动漫就是给孩子看的,在欧美我们认为动漫是孩子和成年人都一起可以看的,它可以很有教育意义也很好看,就是寓教于乐,可以教导成年人和孩子一些文化上的道德上的东西,所以既好看又很有意义,不能够说动漫只是给孩子看的,它应该是既能给孩子看,甚至成年人也愿意看。每一个人都喜欢看,整个动漫产业才可以兴旺发达。我们自己在拍动画片的时候,我们从来没有放弃过成年人,同时我们也不想强迫的把一些信息传播给观众,而是让观众自己去辨别,自己去体会,所以我们从来不去刻意的灌输某一种理念。”